首页 > 玩赏 > 影像 >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摘要〗 插花,必先论花之品格,其次论剪枝,位置再次之,而后论瓶之大小。 从事插花艺术的人不是创作者,而是一位将植物的魅力介绍给人们的司仪或解说员,其用心就是想指出插花作品的存在形式比其表现形
        插花,必先论花之品格,其次论剪枝,位置再次之,而后论瓶之大小。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从事插花艺术的人不是创作者,而是一位将植物的魅力介绍给人们的司仪或解说员,其用心就是想指出插花作品的存在形式比其表现形式更为重要,这是遵循利休的“如花在野”的理念,怀着一颗谦卑的心,通过并不起眼的技巧将植物所具有的魅力展示给人们。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与植物进行对话,倾听它们的声音,将自己的情感托付给花草,直率地传递人们。诚实坦率地把自己的情感寄托于一株鲜花。插花艺术就是钟情于自然的造物,钟情于无常多变的短暂生命之美。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插花艺术的本质就在于表现生命短暂而艳美的鲜花在凋谢时的心境。
 
        花的地位对人类而言,其实可与情诗相提并论:宁静安详,香气就能致远;无需做作,甜蜜已达人心。花朵带来的温暖,柔和又安详,让人重拾对世界逐渐失去的信心,如同凝望美丽纯洁的孩童那深切的眼眸一般,能唤回人们原来已经失去的希望。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理想的爱花人士,应是亲赴他们原生的栖所,像陶渊明那般,在破竹篱前与野菊悠然坐谈。或是像林和靖在漫游于西湖之滨,梅树丛间,月影昏黄,暗香浮动,终致浑然忘我。传说周茂叔会于小舟中睡去,以期能潜入水中莲花之梦。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只要熟知茶道与花道的讲究之处,必定会注意到他们对花草,那有如信仰般的礼敬。大师们绝不会任意摘取,而是按照心中的美术构思,一花一枝,细心挑选。剪下的数量一旦超过需要的部分,可是会让他们大为惭愧。顺着类似的思维,他们的花总是连枝带叶,不做任何事前事后的剪裁,这是因为,他们的目标是在呈现植物完整的生命之美。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茶道大师谨守着自己的任务,仅以挑选为限,那些属于它们的故事,就让身为主角的花儿自己去述说。若是你在晚冬时节进入一座茶室,里头可能会摆上一枝纤弱的山樱,伴随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茶花,呼应那逐渐远离的冬日身影,顺便透露春天即将来临的预兆。同样地,假如你在恼人的炎夏午后赴一茶会,阴暗幽凉处,你会发现挂着一株百合,当露珠从它叶梢滴落时,仿佛是在向人生的愚昧微笑。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花姿。“形”这个词表现的是静止而固定的画现,相对而言,“姿”这个词表现的则是逐渐变化的一瞬间。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简单即美。如花在野。倾听花的声音。

        花器。唐宋两代兴盛的陶瓷制作,留下称得上是传说逸品的盛器----那些根本已经不是花盆了,而是一座座供花居住、镶珠佩玉的宫殿。

相关热词:插花 创作 艺术

延伸阅读:

· 古代窗格之美,穿越千年而来却依然惊艳08-26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