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文化 > 普洱茶文化 >

与古人,是一杯古树普洱茶的距离

〖摘要〗 春,以曼妙多姿的诗韵飘逸在如诗的三月。又到春茶飘香时,对每一个爱茶人而言早已按耐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情,迫不及待的想品尝一杯头春茶,让春茶的清香唤醒沉睡已久的生机勃勃!  小女子家在江南,周边地区多...
  春,以曼妙多姿的诗韵飘逸在如诗的三月。又到春茶飘香时,对每一个爱茶人而言早已按耐不住跃跃欲试的心情,迫不及待的想品尝一杯头春茶,让春茶的清香唤醒沉睡已久的生机勃勃!

\
  小女子家在江南,周边地区多产绿茶,记得,几年前初次跟爸爸到云南勐海,看到几百上千年的普洱古树,跟江南的绿茶树差别很大,甚是欢喜好奇。喝到普洱生茶,那青涩,那淡苦,有些不习惯,不懂风情,不懂品味。淡淡的苦涩停留在我的喉齿之间,喝着喝着,似乎感觉到了卢仝写下的“发轻汗,肌骨轻,通仙灵”。原来我们与古人之间隔着的是一杯古树普洱茶的距离。品味之余,那青涩之后的念念不忘,好吧,我爱上了你——普洱。
  与江南茶的柔媚不同,普洱茶更见雄浑劲道,山高谷深。这一方水土就是与别处不同,且苦且涩,又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甜香。也许,只有云南的山水才能养育出来这雄浑劲道而独具厚度的“云南味”。经常喝普洱茶,会让人有种“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说不上为什么,就是喜欢这个感觉。
  在茶的天地里,普洱茶与一些类型化,准类型化的味觉定型相比,它显得暧昧,含糊,内敛,因此也难以言表。它风情万种,不同的山头,不同的树种,不同的味道。它的魅力除此之外,还在于它在时间长河里的奇妙变化。它是有生命的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它都在呼吸,在生长,在变化,时间犹如那些沉默的普通而平凡的制茶人,默默的参与了创造,在光阴的手掌里,一切都显得自然平实,那作为普洱茶灵魂的后发酵过程,就在茶的内部静悄悄的实施着革命、创造,这一切,没有刻意,一切都遵循时间赐予的机缘。
  在普洱茶中山头,山寨,储藏,年份,口味都是极大的学问,这些学问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学到,学透的。我一直觉得普洱茶犹如江湖,谙熟世事,却又不断修炼内功。“得先天,而后天大成”.可以说后天是普洱茶把自身潜能发挥到极致的体现。普洱茶是对生命的参悟,在陈化中看惯社会变迁,阅尽众生无数,深知人情风霜,自是沧桑无言......想象穿越滚滚红尘,在静谧的时光里,约上三五知己,慢悠悠的泡一杯“越陈越香”的普洱茶已变成了奢侈或是回忆,回忆往昔那洒脱任性的流年!
  过去,普洱茶很重,只想茶马古道上的马帮就明白了,普洱茶沿马帮进京,进藏区。任何茶区之外的人,能喝到一杯普洱茶,那杯茶里,都是千钧重量。但历史就是这么粗枝大叶,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后,普洱茶衰落断代,那么厚重的普洱茶历史,湮没无闻,十年前普洱茶神话一般火爆起来。从那以后,普洱茶发生的故事太多太多了……
  近年来古树,纯料,名山头,炒的火热,小女子认为名气不代表一切。从学茶开始,爸爸一直对我说茶归根结底是饮品,适口为珍。在它的天地里,我们每个人都应慢慢聚集一个安静的心里仓贮“唯口舌知之,身心知之,时间知之”。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恋上那云雾缭绕,绵延起伏的古茶山,高山云雾之间仿佛回到了梦境般的美好。每到古茶山,我总想多呆一会,再多呆一会。愿此生于普洱茶中游阅山川,笑看岁月流逝,闲话阴晴冷暖,赌书为乐,泼茶染香,此般岁月,醒又如何,醉又如何!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