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文化 > 名茶博览 >

明前茶与雨后茶

〖摘要〗 清明前后,刚好在杭州讲学。好友与龙井村的茶农相熟,一定要送我最上等的明前茶,就亲自开了车,带我到茶农家里挑茶叶,约好要清明之前风和日丽那天采的。宾主寒暄了几句,就翻开贮存茶叶的石灰缸,里面一包包茶

清明前后,刚好在杭州讲学。好友与龙井村的茶农相熟,一定要送我最上等的明前茶,就亲自开了车,带我到茶农家里挑茶叶,约好要清明之前风和日丽那天采的。宾主寒暄了几句,就翻开贮存茶叶的石灰缸,里面一包包茶叶装在塑料袋里,清楚标明了日期。茶农挑了一包,说这一天风清气朗,早上还有露水呢,即采即做,分量不多,大概有一斤多,都给贵客吧。他取出一张桑皮纸,放在秤上,十分俐落地匀好,裹起,像包粽子一样包得相当严整,外面罩上塑胶套,封紧,再用一根塑胶绳一扎,交给我,说这是今年最好的明前龙井,都给你了。我提着桑皮纸包,看着外表毫不起眼的包装,心想,这样珍贵的顶级龙井,用乡下粗纸包了个严严实实,就像浣纱在苎罗江边的西施,裹上层层粗麻布,唯恐世人的眼光亵渎了国色天香。

人人都知道新茶好,抢着要惊蛰以后、清明之前刚刚冒尖的嫩芽,是物以稀为贵,还是明前嫩芽真的就远胜清明之后、谷雨之前的茶芽?二三十年前,还经常听到懂茶人盛称“雨前”,现在很少人讲了。众口一词,只夸“明前”,好像清明节是茶叶的忌日,过了这天,概属次品,再也难沾尊口了。

古人也讲究“明前”,可是,自从明代饮茶专注芽叶冲泡后,似乎更崇尚“雨前”。陆羽《茶经》说:“凡采茶在二月、三月、四月之间。”说的很宽,包括了整个春天,也就是说春茶都好。讲究“明前”,一开始是唐代皇家贵族骄奢淫侈的“摆谱”行为,要民间进贡珍稀新茶,以应“清明宴”所需。惊蛰一过,就赶着老百姓上山采茶。卢仝写过一首《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也就是大家熟悉的“七碗茶”诗,其中就说到“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茶民可就苦了,忙着到山颠悬崖去采茶,引发诗人的慨叹“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堕在颠崖受辛苦!”

宋代茶书如《东溪试茶录》、《品茶要录》,都说福建北苑气候温暖,茶芽萌发得早,因此,“民间常以惊蛰为候”,其他地方则要晚半个月,也就是清明之后。宋徽宗在《大观茶论》里讲“天时”,指的也是北苑贡茶,只强调惊蛰之后,也就是明前采造的茶。不过,唐宋饮茶的方式与今天不同,用的是团茶研末法,其实品尝不出“明前”“明后”的。

明代制茶工艺改变,掌握了炒青技术的妙谛,这才次第出现了明清以来的绿茶精品,如龙井、碧螺春之类。也因此,造就了新的品茶标准,讲究茶叶本身的色香味,口感更加细腻精致。明初就有朱权的《茶谱》说:“于谷雨前,采一枪一叶者制之。”明代中叶之后,张源《茶录》指出:“采茶之侯,贵及其时。太早则味不全,迟则神散,以谷雨前五日为上,后五日次之,再五日又次之。”赞扬的是“雨前”。品茶大家许次纾在《茶疏》里说的更清楚:“清明、谷雨,摘茶之侯也。清明太早,立夏太迟,谷雨前后,其时适中。若肯再迟一二日,期待其气力完足,香烈尤倍,易于收藏。”还批评了苏州、松江一带的人不懂:“吴淞人极贵吾乡龙井,肯以重价购雨前细者,狃于故常,未解妙理。

许次纾指出了品茶的关键:明前茶中气不足,谷雨前后的茶叶才韵味饱满。不过,本世纪以来全球暖化,茶芽萌发得早,也许明前茶已经气韵丰满了。所以,人们对“明前”趋之若鹜,无可厚非。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认定了“雨前”就是次品。

 

原文转自:从茶开始新浪博客《郑培凯:明前与雨前》

相关热词: 杭州 龙井村 塑料袋 粽子 人人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