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文化 > 茶艺 >

霭霭新春,泥炉煮茶

〖摘要〗 今年立春早,十五过后就是新春了。 天气依旧寒冷,世事依旧寥落,而春的气息已经很迫近了。 那就煮一壶茶吧,让茶汤温馨的气息在初春的清冷里弥散。 今天是周末,又是二十四节气的雨水,也是旧历年过完后第一个

今年立春早,十五过后就是新春了。

天气依旧寒冷,世事依旧寥落,而春的气息已经很迫近了。 

那就煮一壶茶吧,让茶汤温馨的气息在初春的清冷里弥散。

今天是周末,又是二十四节气的雨水,也是旧历年过完后第一个轻松的日子,一早就准备着去山里赏春煮茶了。 

天色阴沉不定,让人无法捉摸。预报说有雪,但依据以往经验,预报往往不准。 

太阳也没有了光热,望上去犹如一盘暗红的铜镜,悬挂在阴郁的天空里,黯淡萎缩。终于有一丝光亮透出了天际,云层也渐渐退隐了,灰蒙蒙的天气开始渐渐明亮。 

吃过午饭,我们一家人准备出行。 

新修的西太公路宽敞挺直,农民们已经在田间地头开始忙碌。据称陕西将迎来“50年一遇”的大旱,有灌溉条件的地方已开始浇灌冬小麦了。麦地尚未返青,望上去稀疏可怜。有许多地都没有耕种,有些是被政府征收的,准备建山庄别墅;有些是因为种地不合算而荒芜的。

雨水季节没有丝毫降雨迹象,看来今年的旱情真的很严重,让人担忧。 

终南山的轮廓已经清晰可见了,山下小镇上“闲人”很多,正月里是农村最休闲的日子,大家都坐在门口说闲话、打麻将或者闲逛。也有勤恳人家在忙碌,小生意人更不愿错过这样的好日子,早早就开始张罗着小店和路摊生意了。 

山坡上积雪已经融化,显露出蓬松的土壤。

有些地方野草已经返青,似乎在呼唤着春天的到来。 

隔河就是千竹庵了,翠竹掩映,松柏萦护,静谧安详。

河流明显较缓,下流已经断流,沙石河床裸露在初春蒙蔽的光影里,看上去有些荒凉。

放下行囊,首先收拾庭院和茅屋卫生。半个多月没有来,屋里落了厚厚一层灰尘。夫人负责打扫卫生,儿子负责将年前被扭碎的门锁、合页更换。我则有一大堆事情要做:厨房里水管又冻裂了,得及时更换;茅亭里挂帘被拽掉了,要重新悬挂;茅厕的栅栏门被拧开了,要重新上锁。山居不易,处处得用心打理。

炉火通红,山泉水已经烧开,今天带了一道二十年前的普洱小茶饼,是弟子如艳前年从香港寄来的,滋味醇和,香气深沉,很适合消食养胃。夫人年前脾胃不和,想着煮一壶老茶帮她暖和脾胃。 

今天煮茶用不锈钢壶,年前千竹庵茅屋被盗,遗失了铁壶及其它一些山居奢侈品,今天特意带了这只不锈钢壶来,虽然薄了一些,但煮茶很便利,也很能受火。虽然没有铁壶耐用,但很安全。半个小时后,茶汤的香气已经在茶室里蔓延了。供佛、上香后,开汤品饮。

茶汤注入粗瓷茶碗里,琥珀般的汤色立即弥散开来,映着茶室里暗淡的灯火,惹人遐思。茶汤入口,甘淡滑爽,气息深沉,三碗过后,后背已微微有汗了。夫人啧啧叹道:今天这茶不错,说不定能让我的胃不再难受呢。我笑道:你的胃主要是受了风寒,这三碗茶汤下去,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炉火依然炽热,茶室里很暖和。随行带有馒头,夫人中午吃的很少,走了一大段山路,干了大半天活,觉得腹中有些空,我于是建议她烤馒头吃。我又配了一小碟榨菜、一小碟酱蘸豆腐,就着烤得焦黄的馒头,吃起来别有滋味。

当然还有般若汤,是年前存放在茅屋里的,今天温了一小壶,两三盏落肚,气味清冽,甘润醇香,叹为希有。

该回程了。收拾好房门,踏过溪流,回头望去,千竹庵默默守候在双峰山下,守候着新春的希望。 

吃粗饭,喝清水,曲着臂膊当枕头,乐趣也就在其中了。不道德而得到的富贵,对我如同天际的浮云。

这是两千五百年前孔夫子的一段话,每每读来,让人感叹不已。

虽然说现在“神马都是浮云”,但人生中始终有一些东西是未曾改变的,如同一年四季的节气变化一样,不可更改。可以天地失衡,可以阴阳颠倒,可以贫富不均,甚至可以生,可以死,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生命的气节和操守却不可能改变。

至少我们应该这样坚持。

雨水季节虽然没有雨水,但依然是雨水的季节。 

望着田间地头默默耕耘的农夫,我默默祈福雨水能早一些降临。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