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文化 > 茶文选读 >

宋继宏:等待普洱

〖摘要〗我周围的朋友正在不断地加入普洱茶的行列,换茶具,存茶饼,开茶庄,有的朋友口才出众,有的朋友见多识广,在他们的世界里,“普洱”是不折不扣的生活状态。每次坐在他们旁边,我只有接受教育的资格,由于经常插

我周围的朋友正在不断地加入普洱茶的行列,换茶具,存茶饼,开茶庄,有的朋友口才出众,有的朋友见多识广,在他们的世界里,“普洱”是不折不扣的生活状态。每次坐在他们旁边,我只有接受教育的资格,由于经常插不上话,我只好闷头喝茶,听到烦躁之处,喝到腹胀之时,我不得不站起来问,卫生间在哪里?终于溜了出去,我问自己:这普洱茶怎么会变得如此气势汹汹?

1994年,玩友老陈从下关旅游回来,他送给我一筒下关茶厂的普洱茶,那时候我喝绿茶,这筒普洱茶最终被我遗忘在抽屉深处。一直等到我搬家,某次朋友聚会的时候,我懒得下楼买茶叶,于是把普洱茶翻出来招待客人,假如在今天,这样的举动等于最高礼遇,结果那些不懂行的家伙惊呼:太难喝啦,还不如喝白开水,用目前流行的普洱茶语法系统来形容,我和普洱茶没有缘分。

1998年,我开始了长达三年的云南乡村之旅,要么在景洪、孟海和思茅,要么在腾冲和临沧,我扮演着过客,一个在农田村舍间穿行的城里人,茶园,没有今天的繁忙热闹,茶厂,没有眼下的门庭若市。普洱茶在哪里?我没有去寻找,我随身携带的茶杯里常常是绿茶。我不知道自己会绕一个多大的弯子,遇见属于我的普洱茶。

2001年以后,我的书架上出现了普洱茶的读物,“越陈越香”就是我对普洱茶的粗浅理解,我不相信那些将普洱茶神化的说法,说得再玄乎,不如在冲泡之间让普洱茶自己发言。今年4月,我的很多疑问在雷平阳的《普洱茶记》中得到回答,我看见另一种对待普洱茶的态度——让普洱茶回到真实的面目。

2005年1月,经过三番五次的询问和品尝,终于下定决心,花1万元买进60盒“临沧撤地设市纪念饼”,云南双江勐库茶叶有限责任公司2004年11月特制。盒内装有青饼和熟饼各一片,每片500克,青饼获得云南省首届普洱茶国际研讨会评比金奖,限量生产两万片,熟饼获得铜奖。存这批茶的目的很简单,首先是包装精美,适合作为礼品赠送;其次是滋味醇和,香气纯正。我相信我的感觉。

存放在房间里的普洱茶也许可以证明我没有落后于时代,但是我并不指望它忽然“升值”,它的价值只有在懂得欣赏它的人面前才能实现。比如某一日,三五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偶然相遇,当大家谈到过去的时光,我希望那杯中的陈香能够和往事相配,所以我等待。

文/宋继宏, 1972年生于昆明,现为某公司销售经理,业余时间写文章拍照片。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