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文化 > 茶道 >

茶室之无常光阴

〖摘要〗茶室之无常光阴茶人不只设计庭园、茶室,更是高明的照明设计师。在四百年前,没有电灯的时代,我们来看看茶人们,是如何利用自然光源创造出戏剧性的效果。连子窗:通常位于躏口上方。它是茶室中最主要的光源。就

茶室之无常光阴

茶人不只设计庭园、茶室,更是高明的照明设计师。在四百年前,没有电灯的时代,我们来看看茶人们,是如何利用自然光源创造出戏剧性的效果。

连子窗:通常位于躏口上方。它是茶室中最主要的光源。就像拍片,会先决定主光,再慢慢加其他副光源,最后再修局部细节的小光影。

主光是一个基础,它界定整个片子/房间的调性。连子窗之所以在躏口上面,是当阳光斜射进来时,刚好落在主客之间的塌塌米上,而其光源再由塌塌米反射到主人身上,产生一柔和之光晕。相对的,由于客人是背光,瞳孔会自然扩张,造成茶室比实际尺寸来的大些之错觉,减少压迫感。而主客之间的这道光束是一界限亦是溶合。

突上窗:生命并非日日皆好日,气候亦阴晴不定。当主光不够时,就可打开「突上窗」。突上窗就是今天所谓的天窗,但不是一大片,而只是一个约四、五十公分的小孔,所以其仍属点光源,亦是我们所说之副光源,用来调节室内阴暗比例。再用现代照明观点来看,突上窗无非就是投射窗灯,只是现在便利多了,想装哪就装哪,现照哪就照哪。古人就必须很精密地计算太阳之位置与角度,在几点时会投射在那个区域?是要落在主人身上,形成顶光效果?还是洒在茶碗上,让人欣赏其微妙的色泽变化?因难为,更加谨慎小心。

墨迹窗:又名「花明窗」。位于床之间侧面的一扇小窗。又是一盏投射灯。无庸置疑的是为了突显茶室中之精神象徵---花与画。我们早已习惯如此的照明设计,画廊、咖啡店、甚至自己家里,都会在画的上方打一盏灯下来。但茶人们更细腻,首先他们不从正上方下光,而是从侧面,然后会在墨迹窗外那一面的竹窗框上,缠一些藤蔓枝叶,所以投射进来的光线,不是一片死死的,而是浓淡不一、有深有浅、斑斑点点的,尤其当落在花朵上,更显动人。此乃投射灯所无法创造出来的自然气息。

挂障子:此窗户较为少见,通常设在主人点茶位置左手上方的位置。刚好给主人打了一半侧面的逆光。当我们坐在客人的位置时,此光线恰好勾出主人整个身影的轮廓,一圈淡黄色的金边,巧妙的加深了对主人的感受。

风炉先窗:在制造氛围的同时,茶人没忘生理层次的实际需求。「风炉先窗」用现代话来说,它就是一个抽油烟机。通常被设置于风炉(生炭烧水的炉子)前方的墙壁上。无须赘言,完全是通风之考量。到现在为止,没听说过有人因参加茶会而一氧化碳中毒的。

以上简单介绍了茶室照明的基本设计,当然不仅于此。而每一代茶人也都有其不同的偏爱与创建。利休喜欢封闭孤独的气氛,所以使用点光源,制造明暗对比强烈的空间,突显求道之心情。而其弟子古田织部相对的窗户就比较多,显得明朗开放。

禅宗于坐禅修行时,需求的光线是既不能太明亮,又不可过于黑暗,而是介于此二者之间。茶道大致是借用此观念为其茶室下光。因所谓的光明不是在太阳那一边,而是在人身上,在肉体内那颗小小的心里面。

有光才有影,暗的相对为明。茶室外太阳耀眼,茶室内阴暗袭人,茶室内外之阴阳,实为人内心之明暗面。阴翳茶室中,一轮鲜花被微微

飘动的光点所照耀,在阴暗衬托下,光明正精彩演出。茶人明了明暗互为一体,而非对立。

光明与黑暗,白昼与夜晚,是一天之明灭,而这一日之太阳的升与落,亦是无非,无非则是有恒,非仅一日。习以为常中,充满了无常,寂静的茶室中,光阴不说话,自顾自地从塌塌米上走过……

相关热词:

延伸阅读:

· 京城又现书茶馆10-09

· 南洋风味茶餐厅10-09

· 张近春不谈茶文化10-09

· 都市茶艺馆“道”在何方10-09

· 袖珍茶馆“旧”到骨髓(1)10-09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