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地 > 产地新闻 >

苦竹山:茶连衣食万姓

〖摘要〗向导说:“有几棵百年人工栽培型古茶树,就躲在几家农户的围墙后面,这片古茶园因为年代久远,早已经适应了各种自然环境及病虫灾害,完全不必施肥放药就可以生长得极好”。眼前这棵古茶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树皮斑驳、枝老叶黄。

这次,差点因为天气原因取消今天的行程,好在有老天眷顾,清早一睁眼发现阳光明媚,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劲立马从床上跳起来,把大伙叫醒,吃完特色早点“豆汤米干”后我们直奔茶马古道重镇,景谷县景谷乡的苦竹山古茶园,景谷乡也被当地人亲切的称为“小景谷”。

苦竹山:茶连衣食万姓

苦竹山古茶园位于小景谷政府东北,距乡政府12公里的地方,海拔2200米,四季气温平和,雨量充沛,年平均气温17.5度左右,拥有全县最多人工栽培型古茶树资源。在山脚仰视天空,浓雾笼罩,连绵的无量山如一条条游龙,在如烟似雾的云海里,游弋出葱绿的轨迹。因为恰逢2010年雨季,上山的路特别难走,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土路缓缓行进,积水的路面就算是越野车也要谨慎通过,当地的向导说我们非常幸运,因为接连两天小景谷都在清晨下雨,今天却格外晴朗。晴朗?我疑惑的问,“厚重的云雾感觉就要压到人了,怎么会是晴朗的呢?”向导笑了笑,“别急,别急,到古茶园你就知道了”。行进到山腰阳光就在云雾之间照射下来,如珠帘漫卷,婉转而下的散在村寨中。五分钟后,眼前景致美得让我惊呆了,头顶上湛蓝的天空感觉触手可及,此时,滚滚云海就在我脚下,有种腾云驾雾的奇幻迷离,似仙界,如梦境!

苦竹山:茶连衣食万姓

经过连日大雨的洗礼,文山村苦竹山社成片的茶林吸足了水分,在清早一抹亮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青翠娇嫩,挂满露珠的叶片莹莹放光。向导说:“有几棵百年人工栽培型古茶树,就躲在几家农户的围墙后面,这片古茶园因为年代久远,早已经适应了各种自然环境及病虫灾害,完全不必施肥放药就可以生长得极好”。眼前这棵古茶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树皮斑驳、枝老叶黄。反而因为古老,在粗壮苍劲的树身和嶙峋的枝干上,长满了深绿色的树苔与寄生植物,它特别的高,目测估计有9米左右,听当地的茶农说这棵树大约有300年,有可能更久远。根脉早已深扎在泥土之中,汲取了百年的天地精华,历练了百年的雨雪风霜,它像一位饱经世事沧桑的老者,更像在风雨飘摇中屹立的一座灯塔,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指引着茶农们的人生。

一阵风吹过,伴着花香,落果如雨,“咚咚”落下,无意中我发现不远处有一只小动物探头探脑地钻出了洞穴,在草地上一蹦一跳,开心捡拾果子。此时,农家屋顶冒出袅袅炊烟,整个村庄弥漫着米香与炭火混合的味道,犬吠猪嘶,羊咩牛叫,鸡鸣鸭啼,水管喷射出的股股清水重重敲击着铁皮箍就的水桶,一切都是这样的安静、和谐、温柔。

有些事情是计划中的,比如要看什么风景,或者要走哪一条路,有些事情是完全不曾想到的,比如一不小心就到了一个原本没有计划要去的地方——大石寺。

大石寺在小景谷海孜文笔山顶悬岩之上,向导说从文山村苦竹山社到大石寺也就十多公里的路,不去一定后悔。去大石寺,一定要穿过海孜街,我们虽然很幸运的遇到海孜街十天一次的赶集,但为了抓紧时间赶路,大伙只能与热闹的赶集遗憾的擦肩而过。

苦竹山:茶连衣食万姓

远看,气势磅礴的云岭无量山余脉南端,有一座山峦叠翠,异峰突起的山峰,峰顶悬岩巨石之上耸立着一座惊心动魄,凌云星辰的道教寺观,大石寺。陡峭的石梯被浓浓密林所包围,我一口气爬到山顶,还来不及休息就被眼前这由3块巨石组成“品”字形的自然景致所吸引,石斛花、野生虫娄、地衣、野荞花、节节草等数十种奇花异草长在一面高高的石壁上,在向上爬,蓝天仿佛就近在咫尺 “正皇宫”、“天生寺”、“祖孙殿”、“玉皇阁”等宫殿就呈现眼前。向导说,因为大石寺海拔太高,过去曾被雷击过,在“文革”时遭毁坏,看上去有些荒凉。在宫殿的石壁上还可以模糊的看到飞龙、麒麟、天狗等图案,长满苔藓有些黑的香炉可以找到庙宇香火鼎盛时的影子。这石缝中修建的高大宫殿,在交通、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都是一项惊险、艰巨的工程,我很难以想象古人是历经了多少磨难,克服多少困难才完成了这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放眼望去,无量山、川河坝、临沧城、思茅坝等处隐约可见,扑面而来的清风,带着氤氲的清香,裹挟着浓浓的历史在岁月里缓缓流淌。

100多年前,当小景谷人纪襄廷为改变家乡贫穷面貌而推广茶叶种植种下第一棵茶树时,他也许也没把握种茶是否真能改变家乡贫穷与落后的窘况?当他与同乡纪仁寿在小景谷街创办“恒丰源”茶庄的时候,他也许也没想过他的“恒丰源”茶庄除了经营茶叶生意外,还能带来什么?100多年过去了,当我们来到他的墓地寻根探古时,只有一种感受,今日小景谷茶市的繁荣,百姓的幸福都是这位前清进士纪襄廷的功劳。

苦竹山:茶连衣食万姓

“吃叶子,穿叶子,没有叶子,没裤子。”这句话小景谷已流传了百年,为了纪念纪襄廷,人们把去纪家村的路称为襄廷路,纪襄廷的墓地就在纪家村旁。厚厚的杂草将大大的墓碑都遮挡住,拨开杂草露出墓碑上的碑文,有些图案与文字已被岁月刻画得有些模糊。“景谷之茶衣食万姓,庄蹻而后见公一人。”的碑文为我们开启了一段历史。民国26年即1937年,是小景谷茶叶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根据史料记载,这一年小景谷共成交茶叶1.1万多担,成交额为22万银元,是小景谷茶市产销最旺的顶峰。而也就是这一年,小景谷街一场大火,“恒丰源”茶庄被烧毁库存茶叶1000多担。或是受到此事打击太大,或是“衣食万姓”的历史任务业已完成,情系乡邻的纪襄廷纪相公,在这一年撒手人寰。纪襄廷去世后,人们在此为他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坟墓,有龙、狮、麒麟等吉祥物精美雕饰。民国云南省教育、交通两司司长、东陆大学校长董泽为其撰写墓志,墓联为原云南省立第一中学教授王毓嵩先生所撰。用战国时开发治理云南的庄蹻与纪襄廷相提并论,足见当时的政府与百姓对其首倡制茶、兴边富民的壮举给予极高的评价。10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的小景谷家家户户种茶、经营茶,靠茶致富仍然继续着其“衣食万姓”的不朽传奇。


相关热词: 苦竹山 景谷 海拔 古茶园 历史 无量山

延伸阅读:

· 云南凤庆香竹箐古茶树初论05-05

· 走近景东,了解无量山05-19

· 茶市波动,临翔区茶叶产量及茶农收入大幅减少06-14

· 西双版纳古茶树调查资料06-15

· 景东-茶叶种植的历史05-19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