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地 > 产地新闻 >

北纬23°·重返千家寨

〖摘要〗借着手机显示屏的微光,三个人一起动手,打算生一堆篝火取暖。大体量的枯柴死木,场地边不少,只是缺乏干燥引火材料。琢磨尝试了一个多小时,刚刚用几个空矿泉水瓶引燃一堆柴火,三辆摩托车轰鸣着穿过小吊水瀑布,开着大灯冲进场内,眼前一片光明…

雨帘雾幕,天色早早就暗下来,我们困在大小吊水间的停车场中,既冷又饿且头脚潮湿。山路险峻湿滑高危,回到山上保护站不太可能,最合理的选择,就是等待援车。冷湿水滴,不时滴落脸上手上,分辨不清是雾还是雨。借着手机显示屏的微光,三个人一起动手,打算生一堆篝火取暖。大体量的枯柴死木,场地边不少,只是缺乏干燥引火材料。琢磨尝试了一个多小时,刚刚用几个空矿泉水瓶引燃一堆柴火,三辆摩托车轰鸣着穿过小吊水瀑布,开着大灯冲进场内,眼前一片光明……
北纬23°·重返千家寨
       第一次跑千家寨大茶树,还是1997年春天的事情。路况产生距离,那些年从昆明出发,要深入哀牢山腹地镇沅九甲,实属不易。路主要有两条,要么绕楚雄双柏,要么走玉溪新平,但不管那条,都有将近200公里俗称“土路”的砂石路要对付。险要路段,恰好也有两段,一是 “恩水线”(新平水塘到镇沅恩乐)水塘路口翻哀牢山到分水岭一段,二是出恩水线从马家营进九甲那一段。这两段路,一旦遇上雨水天,靠山段随时塌方,低洼处恍若泥潭,什么样的车,都从发力。

那回原本没有跑九甲的打算,却在和平打尖住宿时,巧遇老吴而改变。老吴当年是九甲乡的民政助理,具体负责在和平开办的一间食宿店。和平因金矿和交通之便,成为山南进入镇沅路段第一个集镇。老吴生得白净文气,晃眼看去,还有几分像巩汉林,三十岁还没有成家,这在哀牢山区相当珍稀。吃晚饭间,老吴郑重地向我们推介九甲,并自告奋勇担当向导。

天不亮就出发。路况很差路面很窄,比起“林道”好不了多少,尤其过三章田爬山上九甲一段,不时有半空中飘着的错觉。我们开玩笑说,如果车子不幸掉下去,从空中到落地,完全有时间打上最后一个赌,赌一把车头车屁股哪部分先落先着地。楚雄籍的资深司机,认为跑这类路的要点之一,就是要随时耳听眼察,及时发现对头车并找到会车点。

大小吊水、千家寨、大茶树,位于九甲十五公里以外山中。我们去时,新修简易公路正在收尾阶段,路边密林中,偶尔可见俗称“散片房”的全木民居,色调暗沉形制朴素高古;上山步行小道泥土新鲜,路边实心竹子刀口还在白亮。小吊水瀑布清秀婉约,一缕一缕挂在林间岩石上,阳光洒上去,就是高高低低几道彩虹;大吊水瀑布青石壁直立,水量丰沛,风格雄强。瀑布下面的龙潭,水色相当漂亮,让人顿生跳下去游泳的冲动。
北纬23°·重返千家寨
       千家寨就在大吊水上方。顺新修的步行土路爬到千家寨,老吴一拍脑袋说:应该牵只羊上来杀吃!我们连表示遗憾的力气也没有。那里山高林大,林下清流舒缓,伸手一试,却冷入骨髓。所谓千家寨,不过是两山间两三块篮球场大小的一块空地,空地上略有人工堆积痕迹的几堆石头,大约就是“寨”的残留。从千家寨溯溪流往上走几公里,就是大茶树。大茶树即“千家寨一号古茶树”,当年还没有正式命名,年代也没有测定。老吴介绍说,每年某个特定的日子,一些当地人,就会聚集到千家寨,说不清楚是凭吊还是纯粹的山会。其间有人会从“大茶树”上,摘取些新鲜茶叶,用小茶罐烤香,然后灌入山泉水煮来喝,传说对身体很有好处。

下山路上,我们硬塞给老吴一百块向导费,老吴坚辞不受,路过修路人的窝棚,老吴建议干脆捐给他们。这一捐还耽误了些时间,领头的村长,非要让我们一人喝上口苞谷酒才准走。
北纬23°·重返千家寨
       不料重返千家寨,居然是十年后的事情。十年中间,有过几次机会跑哀牢山,也有再进九甲看看的意图,无奈季节都不合适,遇上雨水天,不要说翻山上九甲,马家营到三章田一段泥水路,车就过不去,只好每每作罢。直到哀牢山南北的公路,都铺成柏油路,机会才真正到来。比较新鲜的准确消息称,现在无论从恩乐还是马家营进九甲,都是路况不错的柏油路,适合私家车自驾。

2007年9月中旬,重返千家寨,天气情况也不太理想,又遇上雨水天,好在时阴时雨,雨时雨势不算太大,还有机可乘。九甲到小吊水十几公里景区公路,几乎还是当年老样子,有过水路,有急坡加急回头弯,多数路段没有会车的余地,需要景区车辆接送。有些变化的地方,要算位于停车场前小吊水一段,公路从瀑布水帘后面穿过去。如此设计,不算妥帖,一旦遇上大雨,瀑布水量猛增,水帘后面的空间必然不足,进不去也出不来。
北纬23°·重返千家寨
       停车场到千家寨间的两条步行线,已经修成石砌台阶和铺石水泥路面。千家寨一段,居然还是牢实的木制栈道,古朴厚实大方。早先千家寨那块林间空地上,已经盖起两栋房子,隶属于古茶树保护管理处,房子后面还有几间高架独立小房间,作为客房。守山人老余,三四十岁的拉祜族汉子,为人热情,手脚还非常麻利,火塘灶火一起来,没有多长时间,居然给我们端出一荤两素一汤一蘸水午饭,荤是炒腊肉,煮汤的蔬菜,还是他自种的小苦菜。一大锣锅饭管饱,饱后还有烤茶水解渴。老余平时独自守在山上,十天半个月才下山一次采办给养,闲下来就抄起一把三弦闲弹,自己听脚边的猫听守山的狗听鸟听兽听树听山听溪水听,恍若少数民族版本的“莫大先生”。

千家寨到大茶树的山路,依然“原生态”, 荒草落叶掩路人迹罕至,顺溪而上不时要过溪越涧。“莫大先生”老余,帮重新搭建被山水冲毁的简易独木桥,带我们穿过蚂蝗密集区后,自去巡山。最后两三公里并没有岔路,不必担心迷路。雨后山间雾气很浓,稀里糊涂就走到大茶树跟前,有标牌有碑记。大茶树看起来有些沧桑,十年前的地方名树,如今已然“世界茶王”,有为名所累的可能。绕树三匝,仰望再仰望,约一小时左右我们离开前,明显感觉出空气中的寒意,渐渐加重了力道。 
北纬23°·重返千家寨
       回到千家寨,我们喝上口热茶水,作别“莫大先生”老余,快速下山,以便按预定时间到达停车场,与接车会合。到停车场却不见来车,过了约定时间半小时,仍旧听不见发动机的声音。刚刚有些不安,九甲乡电话来了,告知接我们的车,在距离停车场约5公里的地方,一只前轮滑出路面悬空,动弹不得,让我们等待重新派出的援车。5公路不算远,步行的话,不会超过一小时,准备摸黑穿过小吊水水帘前,我们发觉这样做极其危险,一步踩不实一手抓不牢,就可能被冲力很大的水流卷下龙潭,还是决定耐心等待不妄动。好在乡里在派出援车后,又通知就近的村民小组,派出摩托车队过来接我们出去。

回到九甲,已过半夜。顺便说一下,经打听知道,当年的老吴,已经离开九甲,到老县城按板生活,听说还成了家。

相关热词:普洱茶 茶山 千家寨 古树茶 民族 哀牢山

延伸阅读:

· 西双版纳:普洱茶产业前景光明10-24

· 荣升茶业公司普洱茶膏熬制成功07-03

· 使用地理专用标志可鉴别真假普洱茶08-01

· 普洱市努力建设普洱茶加工科技园08-05

· 永德县组织茶学习《普洱茶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管理办法》08-20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