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茶界 > 茶人 >

“茶痴”任介民:倾尽一生只为一杯茶

〖摘要〗任介民,高级农艺师,山东金乡人,1930年生,曾任山东省临沂地区茶叶研究所所长。作为山东省南茶北引项目的代表人物,他自1965年开始,在北方的高纬度地区进行了一系列茶叶引种的研究与推广。历经20年不懈努力,最终成功

任介民,高级农艺师,山东金乡人,1930年生,曾任山东省临沂地区茶叶研究所所长。作为山东省南茶北引项目的代表人物,他自1965年开始,在北方的高纬度地区进行了一系列茶叶引种的研究与推广。历经20年不懈努力,最终成功完成了北引的任务。

如果临沂产茶,将是造福于民的大事

初春的临沂,片片新绿萌发。此时的莒南茶园里,已是郁郁葱葱,飘着淡淡清香。而40多年前,能喝上本地产的茶叶,一直是临沂人的梦想。

任介民,第一代南茶北引人。与茶叶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如今赋闲在家。6日,记者来到任老家中,一杯绿茶升腾起氤氲热气,在弥漫着茶香的客厅,任老讲述了自己与茶的一世情缘。

眼前的任老,脸庞白皙,头发花白,精神矍铄,身穿有些褪色的灰色夹克,脚蹬千层底的布鞋。如果不是满口的茶叶术语,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朴实的老人就是被业界誉为“南茶北引”的大专家。

 

 

“我这辈子,做梦也想不到跟茶树较上劲了。”老先生个性爽朗、健谈。今年82岁的他,农专学历,茶学院士。“虽然学的是农学,但当时搞茶树种植却是个门外汉。”他谦虚地说道。

“门外汉”究竟是怎么与茶结缘的呢?“山东很早就有饮茶的历史,陆羽《茶经》中记载:‘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

但是在山东历史上,只有古时的海州,曾经出产过茶叶,并被列入当时的名茶之列。但遗憾的是,后来随着气候变化等种种原因,海州茶在所有的典籍中均不见了踪影。”查阅历史典籍后,任介民心里一动:山东原来也产茶,而且竟有如此深厚的茶文化!为什么我们不试着引种茶树呢?如果临沂产茶了,那可是一件造福于民的大事。

任介民的这一想法与时任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不谋而合。谭启龙晚年在他的回忆录里写道:山东素有浓厚的饮茶习俗,是我国茶叶消费大省。新中国成立后,茶叶的年消费量逐年上升,即使国家每年从南方调拨四万多担茶叶,仍不能满足消费需求。当时茶叶是国家统配物资,是出口创汇的重要商品,增加调拨数量十分困难,山东自产茶叶十分迫切。

1956年,谭启龙决定在山东试种茶叶,从根本上解决茶叶供应紧张的问题。第一次南茶北引自此开始。从那时,任介民开始与茶结缘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我搞农技推广没有参加茶树种植。当时农林部门也没有懂茶树种植的,让茶树顺其自然地过冬,结果全冻死了,一棵茶树也没有留下。第一次就这样失败了。”

1965年,以任介民为首,成立了种茶小组,第二次南茶北引开始。种茶小组被人称为开专车、跑专线的“专车小组”,而实际上,专车小组并没有一辆汽车可以乘坐,所有到外地去的工作都靠骑自行车去完成。

茶叶到底该怎么种?“专车小组”没有底,小组成员没有一个人接触过茶树种植。任介民便和“专车小组”成员迫不及待地南下取经。来到南方,当碧绿的茶园展现在眼前时,几个北方汉子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他们抑制不住地兴奋,畅想着如果临沂也种上茶树,那巍巍沂蒙真成了一颗绿宝石了。
悉心照料,小茶苗终于在临沂安了家

“高山多雾出名茶”。回到临沂,种茶小组的第一件工作,就是要尽快地找到可以进行试种的基地。“我们那时候也年轻,不怕吃苦,带着煎饼,骑着车子,哪里黑了哪里住,哪里饿了哪里吃。”最终在莒南、日照、沂水,沂南四个县选了一百个公社,开始了茶叶引种工作。

“从南方学习回来,就照搬南方的种植方法,结果失败惨重,几乎全军覆没。”第二次引种失败给“专车小组”的成员们兜头泼了一瓢凉水。可是硕果仅存的那一个大队,又让专车小组看到了一丝希望,引起了他们强烈的兴趣。

“我们发现山北头有个大队存活了一大部分。他们使用的什么办法呢?干土培上就是了。茶树怕霜打怕风,把它培起来反倒好了。我们就总结了这样的经验。”有了这个突破,专车小组迅速在全地区推广起来。可是这一次成功仅仅解决了南茶在北方存活的问题,茶树种植上的很多应用技术仍然需要借鉴南方经验。“那个时候我们照搬了南方的稀植,要养五年才能摘几个头,收入太低。”而这也引起了南方七个茶叶专家的质疑。

“跟茶叶一块过冬,一块过夏,知道茶叶的冷、热,只有这样才能把茶叶管好。”就这样,任介民和其他成员像侍弄月子里的孩子一样照顾着娇嫩的小茶苗,心随着茶苗的长势忽喜忽悲。在实践中他成功摸索出一套适密、适矮、区田栽培的种植方式。功夫不负有心人,小茶苗终于在他们的悉心照料下在临沂安了家。

新的栽培方法,让专车小组收获了高产的茶叶。可这些远离了江南故土、落户到北方山乡的茶叶,品质怎样呢?专车小组决定检验一下。1970年,一批首次采制的炒青绿茶,被送到了当时的中国茶科所。茶科所的教授、专家测评,得出这样的结论:“叶片肥厚、内质很好、香气高、耐冲泡、可以跟屯绿、婺绿相媲美。”

1973年,全国南茶北引座谈会在当时归属于临沂地区的日照市召开。这个会议标志着生长在江南地区的茶叶第一次跨过了高纬度的限定,在北方的土地上正式生根发芽。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专家给出评语:“从理论与实践上解决了北方茶树栽培问题。”茶树适密适矮区田栽培法,还被《中国茶树栽培学》(高等学校教科书)肯定为适合北方茶区的栽培法。从此山东不出茶的历史被改写,鲁茶开始走进了国人的茶杯。

1980年7月,在临沂地区开始大规模南茶北引20多年之后,山东省委、省政府向临沂地区林业局、商业局颁发了“南茶北引”科技进步奖。这个奖励对南茶北引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也让这些将大半生耗费在茶叶上的“专车小组”的成员们感受到了莫大的欣慰。“倾尽一生为了这一杯茶,能搞出这一杯茶来,也算给后人留下了一份纪念。”任介民说道。

与山东一海之隔的朝鲜历史上并不出产茶叶。把山东茶引种到朝鲜,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自然落到任老肩上。1987年,也就是朝鲜农技专家带回任介民提供的茶种和种茶技术后的第4年,朝鲜报来喜讯,他们结收获了4斤种子。“茶树适密适矮区田栽培法帮助朝鲜引种鲁茶获得成功,又使茶树北推二纬度。”

我要评论

云南普洱茶网微信

1. 微信 -> 发现 -> 扫一扫,直接扫描云南普洱茶网官方微信二维码(点击白色文字保存二维码图片至手机相册,扫描图片);
2. 通过微信窗口“+”或“添加” 搜微信号“puer-life”或查找公众号“云南普洱茶网”即可关注我们!